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条形条码:
麒麟
商 城 价
降价通知
市 场 价
累计评价0
累计销量0
手机购买
商品二维码
配送
天津市
服务
天添网自营 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数量
库存  个
温馨提示

·不支持退换货服务

  • 商品详情
手机购买
商品二维码
加入购物车
价格:
数量:
库存  个

商品详情

商品名称:麒麟
商品编号:Z29885570
店铺:天添网自营
上架时间:2021-05-14 15:33:27

编辑推荐



一声于古色苍然的庭院中响起的鹤唳,一场存在于虚实之间的天鹅绒之梦,一段皎皎月色下的杭州旅程,一场奔向苏州的“圣地巡礼”,以及一次发人深省的圣人的训诫……当日本作家的纤细遇上中国江南的诗意,会营造出一个怎样的美学世界?《名作名译鉴赏.麒麟.谷崎润一郎短篇选粹(日汉对照版)》精选了谷崎润一郎的五篇佳作,为我们展现了日本唯美派文学代表作家谷崎润一郎眼中的江南风貌与中国文化。本书由著名译者施小炜、钱晓波、艾菁、郭勇、邹波倾情献译,日文重难点单词标注假名,重点段落标注赏析,便于读者在了解创作背景的同时,感受属于谷崎润一郎的文字之美。


内容简介



谷崎润一郎是日本近代小说家,唯美派文学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源氏物语》现代文的译者。代表作有《刺青》《春琴抄》《细雪》等。谷崎润一郎1908年进入东京帝国大学国文学部,大量接触了希腊、印度和德国的唯心主义、悲观主义哲学,文学上受到波德莱尔、爱伦·坡和王尔德的影响。本书精选其小说中的中国题材短篇精品五篇,为我们展现了谷崎润一郎眼中的江南风貌和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本书中日对译,重难点单词标注假名,为广大日本文学爱好者以及日语学习者提供了同时阅读日文经典和中文译文的平台。


目 录



鶴 唳 002 鹤 唳 003
西湖の月 056 西湖之月 057
天鵞絨の夢 114 天鹅绒之梦 115
発端 引子
第いちの奴隷の告白 奴隶的告发,之一
第二の奴隷の告白 奴隶的告发,之二
第三の奴隷の告白 奴隶的告发,之二
蘇州紀行 226 苏州纪行 227
麒 麟 280 麒 麟 281



前  言



谷崎集小序施小炜谷崎润一郎(1886-1965)其人,大约不妨说已经晋身入了传说之列。坊间曾盛传他倘能多活几年,日本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美誉,就非他莫属了,哪里轮的上川端康成(1899-1972)。唯叹才华不敌寿数。庄子(约前369-前286)云:“人上寿百岁,中寿八十,下寿六十。”孔颖达(574-648)疏《左传》,却认为:“上寿百二十岁,中寿百,下寿八十。”然而不管依照那种标准,谷崎活了79岁,都只能算作“下寿”。——您别说,古人倒还真是长寿,呵呵。且没准儿这下寿,就是导致谷崎终未摘取诺奖的罪魁祸首,亦未可知呢。当然此言恐属流言蜚语类,颇难考辨真伪,姑妄听之,聊备一说可矣。不过,斗胆说一句触犯众怒的话:窃以为身为小说家,谷崎润一郎只怕远较川端康成优秀。固然,川端康城也算得足够优秀了。谷崎属于这样一代日本人:当他们开始其学习经历时,日本社会正处于由东向西扭转身姿的时代;中国文化的影响开始下坡,日趋衰减,然尤似回光返照,余韵不绝;不过接下去,就将开启一段西洋文化取而代之的历史了。然而这一抹余光毕竟挟着雄踞霸主宝座近两千年的强势余威,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尚足以影响一两代日本人而有余。在谷崎润一郎所受的教育中,“汉文汉籍”仍旧占着相当的比例,看看他十六岁做的两首“汉诗”,便可大致理解这余光的实态了。《牧童》牧笛声中春日斜,青山一半入红霞。行人借问归何处,笑指梅花溪上家。《残菊》十月江南霜露稠,书窗呼梦雁声流。西风此夜无情甚,吹破东篱一半秋。前一首《牧童》,大约会有明眼人免不得要臧否说全套杜牧的《清明》“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然则岂不闻“李白‘凤凰台’之作全套‘黄鹤楼’。只要套得妙”(语出红楼梦第十七回)么?谷崎套得到底妙不妙,固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虽非母语,谷崎却显然已熟练掌握了“汉诗”固有的语言、法度,更能另造新境,别出异彩。我等不妨扪心自问:自己十六岁时,可曾用英文写出过十四行诗,抑或用日文写出过和歌、俳句,且水平足可与润一郎的汉诗相媲美,哪怕是套、是仿呢?如若不曾有过此等壮举,则我等就只好承认谷崎润一郎之才确乎高于我辈、堪称神童了。谷崎还是个美食家,对中华料理情有独钟。他的运气也佳,同班好友里居然就有一位笹沼源之助(1887-1963),家里是开饭馆的,而且还是当时东京仅有的一家中华料理店,店名“偕乐园”。 建筑豪华高尚,“便是比不上阿房宫,却也是大厦高楼”——这话是森铣三(1895-1985)说的——名驰遐迩,座上客都是各界名流,谷崎就曾在笹沼的引领下偷窥过前来会餐的尾崎红叶(1867-1903)、岩谷小波(1870-1933)等文坛大佬。不过吸引少年谷崎的,却还是美味高端的料理,用他的话说就是:“还隔着两三条街,中华料理那独特的香味便扑鼻而来了。在当时的东京街头还难以闻到的、充满异国情调且美味难忍的香味,强烈地刺激着少年的食欲,让我对每天吃着这种东西的笹沼艳羡不已。”如果说“汉诗文”激发了少年谷崎对精神世界的向往与追求,那么“偕乐园”便是一粒火种,点燃了谷崎对世俗文化的好奇与牵念。而这二者两相结合,催生出的就是谷崎所谓的“中国趣味”了。谷崎曾经两度来华漫游——他一生不曾游历过欧美,两度访华便是他仅有的海外旅行经验了。首次是在1918年11月,经由朝鲜半岛进入中国,由北向南,历时约两月,游历江南一带,回国后写下《苏州纪行》(1919.2,中央公论),表现出对中华文明的倾倒和对中国社会现实的关切。1926年1月至2月间,他再度来华,这次只游览上海一地,结识了内山完造,并经内山介绍,结交了郭沫若、田汉、欧阳予倩等一批中国作家和影剧界人士,与他们进行了多次交流,归国后写下《上海见闻录》(1926.5,文艺春秋)和《上海交友记》(1926.5-8,女性)。除了这些游记,润一郎还写下了《西湖月》(1919)《秦淮夜》(1919)《天鹅绒之梦》(1919)《鹤泪》(1921)等一批中国题材小说,都收入了本书。始终以罗曼蒂克的、充满温馨善意的目光审视中国,这是谷崎有别于他人的特征。其小说中的中国,总是饱含浓郁的神秘色彩,充溢着异国情趣,甚至仿佛迷人的仙境。老实说,远比当时的中国现实美丽得多了。谷崎润一郎生前,曾经爱以这样一首自作和歌(短歌)挥毫赠人:我といふ人のこころはたたひとりわれより外に知る人はなし短歌,日本人称之为“三十一文字”,因其为31个音节的缘故。不押韵(由于韵母种类过少,日文诗歌皆不押韵,除却少见的例外),诗歌美全体现在节奏上,基本无法译成外文。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姑且试译作如下四句:谁知此人,谁识此心;知我心者,舍我无人。要读懂人,读懂人心,的非易事。至少,谷崎看来是不相信别人能够读懂其心的。而如欲读懂谷崎,他的作品大概是仅有的途径,或者借用时下流行的说法,叫“抓手”。本书所收的几篇作品,虽则篇幅短小,却不妨说也是构成通向谷崎世界的途径,而且,恐怕还是重要的途径,之一。(2020.6.14.)


对比栏

1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2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3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4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