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条形条码:
星舰联盟之莉莉丝的夜歌 恶魔与圣母
商 城 价
降价通知
市 场 价
累计评价0
累计销量0
手机购买
商品二维码
配送
天津市
服务
天添网自营 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数量
库存  个
温馨提示

·不支持退换货服务

  • 商品详情
手机购买
商品二维码
加入购物车
价格:
数量:
库存  个

商品详情

商品名称:星舰联盟之莉莉丝的夜歌 恶魔与圣母
商品编号:Z29885597
店铺:天添网自营
上架时间:2021-05-14 09:25:47

编辑推荐



◆中国文化视角下的科幻世界观设定,绵延七千年的流浪文明史诗,超越《流浪地球》的*宏大叙事。当人类失去地球家园一穷二白,还能否白手起家重建辉煌文明?

◆人工智能终于与人类反目成仇,数以千万计的玩偶娃娃、机器警察、超级电脑组成叛军,与人类展开为争夺生存和统治权利的血腥战争。掌握着人类全部尖端科技的AI叛军,将会如何处置曾经赖以为生的人类?

◆数千年的流亡历程,人类科技在*环境下狂飙突进,铸就强大无匹的星舰文明。但根植于血液和基因的人类情感,决定了他们永恒的方向——回家,地球在,不远游。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阔别已久的地球故乡是否如初?

◆七千年里,人类后裔散落星海,有创造了星舰联盟的强大文明,也有倒退到蒙昧时代的落后族群。面对同根同源的血缘兄弟,星舰联盟要怎样去拯救对过往一无所知的他们?

◆在宏大的历史和宇宙中,几代人几个家族的爱恨情仇纠缠如麻;更有甚者,人类、AI机器与人偶娃娃的界限早已模糊不清。相爱相杀的虐心戏码如地球时代一样如期上演。星舰时代的爱情,能否超越身份、阵营、种族和岁月?

◆“星舰联盟”,如一场气势磅礴的太空歌剧,又似一部波澜壮阔的文明史诗。这里面有历史,有科技,有哲学,有爱恨,有田园牧歌,也有金戈铁马。翻开它,就打开了一个世界。



内容简介



AI的崛起使得人类的处境岌岌可危,经过几次大战后,人类不得不离开地球,在宇宙中寻求生机。在机器人的第七次叛乱中,人类彻底战败,生还者寥寥。之前历次被驱逐出地球的宇宙殖民者组成的“流放者兄弟会”,成为仅存的地球文明。数千年的时光过去,为避免如地球一般的悲剧,“流放者兄弟会”放弃寻找宜居星球,*初那一艘艘散乱破败的飞船早已消失不见,正式蜕变为能驱使星球的“星舰联盟”。浩大的星际舰队于星海间开疆扩土,波澜壮阔的星舰征程就此展开…… 

怀着对地球故乡的眷恋,星舰联盟开始在一艘艘巨型飞船上展开地球复刻计划。

“亚细亚”星舰上,偏执的科学家韩丹为建立生态平衡,创造了一种可以进行 DNA 编程的人造生物,取名“莉莉丝”,寓意——它会像古代神话中的怪物之母莉莉丝那样,给予任何死去的生命体以第二次生命,包括人类。但韩丹赋予了莉莉丝太过复杂的情感和基因,在她意外死亡之后,失控的莉莉丝开始疯狂重复地创造与毁灭,“亚细亚”星舰几近覆亡。



作者介绍



罗隆翔,中国科幻界神隐作家。

 

获奖作品:

《寄生之魔》— 2003年度第十五届银河奖最佳新人奖;

《山海间》 — 2003 年度第十五届银河奖读者提名奖;

《异天行》 — 2004 年度第十六届银河奖读者提名奖;

《囚魂曲》— 2006 年度第十八届银河奖读者提名奖;

《在他乡》— 2007年度第十九届银河奖佳作奖;

《村庄里的高塔》— 2011 年度第二十三届银河奖读者提名奖。

 

远离尘嚣,十年如一日,“星舰联盟”系列于2020年双十一隆重上市。



目 录



楔子 · 重阳 001

一、前往天堂 010

二、南极基地 021

三、潮声如雷 037

四、海滨渔村 051

五、生存之殇 070

六、故友重逢 085

七、一山二虎 101

八、昔日灾星 120

九、寒风飞雪 144

十、灰潮拍岸 163

十一、石像森林 180

十二、星舰之始 199

十三、岩浆湖畔 225

十四、群山以北 251

十五、新郢小镇 269

尾声 · 祭祖 278


试读章节



楔子 · 重阳

 

 

 

地球人都是怪物。很多外星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地球人不知道地球在哪里,他们弄丢了故乡的坐标,他们自称是在很久以前的机器人叛乱中逃离故乡的幸运儿。

地球人拥有庞大的太空舰队,但是他们从不侵占外星人的星球,他们对星球不感兴趣,一直在流浪。他们还发誓说,总有一天要找到太阳系的坐标,返回地球故乡。这个由逃出生天的地球人后裔们建立的庞大太空流浪文明,自称星舰联盟。

地球人的航天母舰战斗群驻扎在一颗不适合生命存在的中子星周围,像光环一样盘踞在行星轨道上,中子星的磁场可以毁灭方圆好几光年的生命体,但是无法穿透战斗群的能量护盾。地球人喜欢用太空舰队保护自己的星际贸易航线,他们还喜欢跟外星文明通商。

地球人还在中子星的轨道上安置了一座巨大的太空驿站,它是直径五十多公里的太空城,由小行星改造而成,供往来的飞船停泊休息和补充燃料。城市的商业街上,来来往往着数不清的外星商人,也有休假的星舰联盟士兵。

城市里有一座角斗场,很多外星人喜欢观看来自不同星球的猛兽在角斗场里厮杀,如痴如醉地讨论各自的母星上最强大的野兽是什么,并讨论在漫长的古代史中,远古祖先们是怎样驯服这些猛兽,为自己所用的。各种尖牙利齿的巨兽、喷吐毒液的猛兽,甚至臣服于高等级文明的半开化嗜血外星野人,都是这个角斗场上厮杀的主要角色。

但是地球人不一样。地球上最强大的“猛兽”,就是地球人自己。

“郑冬!郑冬!郑冬!”角斗场上充斥着一阵阵欢呼声,各种外星口音,各种如痴如狂的表情。角斗场上站着一名赤裸着上身的年轻人,一身健壮的肌肉,脸庞却很秀气。这场一人单挑五头外星猛兽的血战,又是以他的胜利而告终。

地球人有两支不同的军队,一支是负责正常防卫工作的联盟正规军,规模庞大、人数众多,由联盟政府直接指挥。另一支是负责保护科学家、监控高科技使用情况的特别卫队“科学审判庭”,听从于最高科学院的命令,人数不多,神秘,战斗力极强。

郑冬在外星人的欢呼声中走下场,到浴室洗去一身黄绿色的外星野兽的血污,换上黑色的科学审判庭制服,转眼间又变成了文质彬彬的学者型军官。他是审判庭的上尉军官,生物学博士,向来不苟言笑。

星舰联盟在每一个对外贸易节点都安插有科学审判庭的人,负责监控对外贸易,防止一些机密科技被走私到外星文明去。

一个女生走进来,对他说:“刚才的战斗,听说很精彩呢!”她是郑冬的女友,秦薇月,历史学硕士。她不喜欢看打斗的场面,但是会为郑冬的战斗力感到骄傲。

郑冬笑了笑:“偶尔下场锻炼身体,老祖宗的遗产不能丢的。”能让郑冬露出笑容的,也只有秦薇月。

地球人都是怪物。他们在不断追求高科技的同时,还保留了大量“老祖宗的遗产”,比如美食、健身,以及一些跟高科技时代格格不入的古老文化。

秦薇月说:“行李收拾好了,咱们回去吧!希望能赶得上回去过重阳节呢!”今天是郑冬休假的第一天,他们早已说好,今年重阳节,郑冬要带她回老家见长辈。那是比父母的辈分还要高很多的家族长辈。

从太空驿站到联盟本土的超光速航班,每天都有很多趟。郑冬和秦薇月走进航天港,登上飞船。飞船升空后,从密集的太空军舰缝隙中间穿过,就像一尾小鱼穿行在庞大的鲸鱼群中。这是一支航天母舰战斗群,庞大的六航母编队像六颗长度超过一千公里的马蜂窝,飘浮在星空中。这六艘巨舰都是用地球故乡的神祇命名:CV586“塞建陀”、CV587“哪吒”、CV588“阿努比斯”、CV589“乌拉

诺斯”……

当飞船近距离掠过这些巨型军舰,借助航天母舰的引力进行加速时,可以看到航天母舰表面密密麻麻如同陨石坑的舰载机发射井。郑冬的座位旁边,一名地球人对他做丝绸生意的外星朋友说:“我们强大到没有人敢侵略,我们也不去侵略别人,这就叫和平。”

地球人很擅长做生意,他们把茶叶和丝绸卖到外星人的世界,炒作成流行商品,别的母星的环境跟地球差别极大,生产不了这类产品,于是源源不断的财富就这样流回星舰联盟。

这样的航天母舰战斗群一共有二十三支,镇守着二十三个广袤的星区,保护着被称为“太空丝绸之路”的星际商贸网络。

在六艘航天母舰周围,是大大小小的太空军舰。地球人很执拗,他们把军舰按照吨位和功能,划分为星海巡洋舰、星空驱逐舰、轨道护卫舰等诸多类别。他们喜欢翻阅史书给军舰分类和命名,好像不跟地球故乡扯上点儿关系,就不好意思自称地球人。

飞船把舰队远远地甩在身后,超光速飞行瞬间跨越上百光年。飞船的目的地是一片荒凉黑暗的星区,那里方圆十几光年都没有一颗能发光的恒星。只有一颗恒星级黑洞静静地蛰伏着,沉默且致命。那里荒凉得让人想起地球故乡的无人区,很少有外星人的飞船能活着穿越这一带。

星舰联盟偏爱这种贫瘠荒凉又危险的区域,几乎每次迁徙结束,都选择在这样的地方落脚。这是一种宣示态度的方式——你无法穿越空旷荒凉的空间侵略我,我也不稀罕你们那些富庶的星球。

在恒星级黑洞周围,有一道直径将近三光年的特殊能量场,呈球形包裹着地球人的世界。飞船穿越能量场之后,速度迅速降低到光速以下,很多外星人回头观望,只看见舷窗之外,是数不清的能量发生器。它们像分布在一个看不见的巨大球体上,散发出淡淡的异光,把星舰联盟绚烂的人造星海光芒拦截下来,转变成能量,重新利用;同时也隐藏起联盟的光芒,让外人无法知道地球人世界的存在。

乘客当中,有些外星人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巨大的戴森球,难免

震惊。

一个震慑星空的下马威,有时候是很有必要的。无数来往于星际空间的客运飞船,按照规定的航线汇聚成夜幕中的明亮天河。这道航线穿过镇守联盟本土的三个航母战斗群,外加两支鬼影般若隐若现的巡天战列舰战斗群。

巡天战列舰作为一种不能轻易出动的毁灭性力量,平时都待在联盟本部。它的主炮绰号“后羿弓”,可以发射人造黑洞,一发就能毁灭一颗恒星。

“快到家了。”每次看到巨大的“炎帝号”巡天战列舰,郑冬心里总是有种莫名的踏实感,这意味着家园的安全防线固若金汤。在这广袤得让人心生畏惧的宇宙中,没有什么比安全感更珍贵了。

“快到家了!”秦薇月趴在舷窗边,看着前方五百多艘星舰组成的人类家园。她对飞船之类的高科技不感兴趣,想到很快能回到家乡的蓝天下,看到绿草如茵的大地上那些安静的小镇,就兴奋不已。

五百多艘星舰,生活着五百多亿人口,目前正在以行星状态,围绕着恒星级黑洞公转,像一个超级大的太阳系。

飞船在一座太空驿站停泊,所有的外星人都必须前往“墨丘利”星舰,那是星舰联盟的外星人出入境管理局所在地。地球人却可以直接乘坐飞船,进入联盟的核心区。

星舰联盟已经几十年没挪过窝了,一直在这颗黑洞周围。最高科学院下属的能源开发部门操纵着狄拉克海的涟漪,从中抽取取之不竭的能量,把伴生的负能量扔进黑洞,让黑洞的质量慢慢减小。换句话说,就是把它当垃圾堆用。地球人不稀罕外星人富庶的星球,毕竟自己就拥有获得无限能源的科技。

星舰群越来越近在飞船上已经能看清它卫星轨道上被称为“人造太阳”的核聚变光源卫星了。在这停泊的几十年间,星舰从飞船形态转变为行星形态,矗立在南极的行星引擎被冻结成巍峨的冰山,地壳下的地下城被封存,大地万物复苏,野生动物尽情繁衍,依照地球时代的样式建造的地面城市一片繁华。

别人的星球,我们就算占领了,受制于行星轨道和恒星辐射条件,也很难改造成地球故乡的模样。不如从零开始,亲手建造属于自己的家园。

他们的目的地是“亚细亚”星舰,联盟最古老的星舰之一。飞船停泊在“亚细亚”星舰的高空轨道。在这里,无数的飞船组成了这艘星舰赤道面上的一道细细的光环。从太空停泊港到地面,由巨大的天地往返电梯相连接。这座穿透大气层的电梯有一个古老的绰号——“通天塔”。

“快到家了呢!”巨大的电梯像穿透大气层的摩天大楼里的旋转餐厅,秦薇月站在玻璃墙前,兴奋地看着蔚蓝色的大气层越来越近,弧形的大地慢慢变得平坦。

星舰联盟的人口分布并不平均,有些星舰地广人稀,有些则人口密集。“亚细亚”星舰拥有全联盟最大的高科技城市——新郢市,人口超过十亿。但是在这座城市之外,仍然分布着大量古朴幽静的小镇。

很多外星人都觉得地球人都是疯子,建造了能生存的环境还不够,还要让人造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来回移动,以一个地球年为周期,复刻地球故乡的春夏秋冬。所以,现在是星舰联盟的秋天,明天就是秋高气爽的重阳。

通天塔的末端是赤道交通站,远离大城市。它深入地下一公里多,拥有复杂的地下交通系统,但是其地面部分却只有一个很小的车站,车站外面就是树影摇曳的群山。

交通站在高超音速地铁网络的支持下,不管到哪里,都不超过两小时的车程。郑冬的目的地不是大城市,而是距离交通站只有十几公里的山间小城镇——郑溪镇。

世界上最远的交通距离,不是两艘星舰之间五十万公里以上的距离,毕竟乘坐超光速飞船瞬间就能到达;也不是同一艘星舰上两座大城市的距离,毕竟坐地铁最多也就两个小时。最远的反而是回乡下老家的距离。十几公里,地铁刚出站还来不及减速就嗖的一声过去了,为了区区一万人的小镇修建一个地铁站也不现实。尽管车站有租车服务,但是明天是重阳,郑冬回来得晚,车都租完了,现在只能靠两条腿走回老家。足足三个小时的山路。

“哇!真漂亮呢!这是什么花儿?那边还飞过了一只很漂亮的小鸟!”秦薇月对飞船、太空、高科技兴趣不大,却非常喜欢大自然。三个小时的山路,就在她一路小跑的玩耍中,走到了尽头。一座几千年前的光源站遗迹,已经完全倒塌,爬满植物,和群山融为一体,郑溪镇的白墙灰瓦出现在群山环绕中。这是很典型的“新复古文化”影响下的小镇。

新复古文化,是星舰联盟极具影响力的文化流派之一。很多人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地球故乡还在,我们也许会在高科技朋克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一去不返。但是我们失去了故乡,所以才会怀着对故乡的思念,处处复刻着地球故乡的模样。

潺潺的溪流在郑溪镇中蜿蜒,几座青苔斑驳的石拱桥少说也有几百年历史。这里是星舰联盟郑家的起源地之一,古老的郑家祠堂坐落在古建筑的环绕中。小镇平时很清静,逢年过节,子孙们回来时,就会变得很热闹,人口能从平日里不足万人,瞬间暴涨到几十

万人。

小镇狭窄的小巷,依山而建,曲折蜿蜒。迷宫般的古建筑,夹杂着一棵棵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参天大树,曲径通幽。秦薇月撒开脚丫子,在斑驳的青石板小路上狂奔。热闹的人群被她抛在身后,一个很安静的小院子出现在她面前。她翻墙跳进小院,发现这儿是郑家祠堂的后院。

不要打扰了祖先们的宁静。这条规矩,初来乍到的秦薇月并不懂,她在祠堂里,看见了密密麻麻的祖先灵位,数以万计。

“灵位真多啊!该不会联盟成立以来,五千多年的灵位都在这里吧?”她走在静谧的祠堂中,自言自语。傍晚,一线阳光透过天边的云彩,从窗棂间洒落在灵位上。

“为什么有些灵位是红色的?”秦薇月感到困惑,这样的特殊灵位有上千个之多。尤其是最靠近先祖牌位的那一片区域,清一色的朱红色灵位。

“那是牺牲在星舰建造中的郑家子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吓了秦薇月一大跳。秦薇月转身,看见一个女生,黑色的衣服,黑色的长发,衬托得她的脸色非常白,静静地站在青石地板上。

女生跟秦薇月错肩而过,走到最尽头的牌位前,慢慢拭去那层薄薄的灰尘,说:“联盟的强大并非毫无代价。你们今天早已习惯的一切,都是逝去的先人为之牺牲,却看不到的未来。”

灵位的摆放次序,是最传统的“左昭右穆”布局,但是女生擦拭的朱红色灵位,摆放在最中间的位置。这意味着,那是家族里最古老的祖先。秦薇月看到了灵位上的名字:郑修远。

“一个家族的始祖,应该挺厉害的吧?”秦薇月起了好奇心。

女生说:“不,只是那个时代的普通人罢了。”提起郑修远时,女生嘴角扬起了浅浅的微笑。

出于对历史的热爱,秦薇月想听那些古老的故事。女生带她走到门外青石台阶上,慢慢坐下,看着天边群山之巅的火烧云,慢慢开口说:“那是星舰联盟草创初期的时代。那时的我们,没有现在这样强大的舰队,也没有可以栖身的家园,没有你们现在所熟悉的一切,只有破旧的飞船簇拥着残破的太空城……”

 

 

 

 

 

一、前往天堂

 

 

 

联盟纪元一百二十五年,一颗不知名的年轻恒星。在远离恒星光芒的原行星盘附近,一支陈旧的飞船群,像尘埃盘中的小小杂斑,散落在太空中。

原行星盘是一种特殊的吸积盘,很多恒星在形成之初,都带有这样的原行星盘。在未来的漫长岁月中,原行星盘里的尘埃会互相吸附,形成越来越大的小行星,最后互相碰撞、黏合,形成真正的行星。

但是这片原行星盘的边缘,已经有两颗地球般大小的行星出现,那是人们建造中的两艘星舰,1号舰“欧罗巴”、2号舰“亚细亚”。这两颗同时开工建设的星舰,几乎耗尽了星舰联盟所有的力量。

在这两艘巨大的星舰周围,是数不清的飞船和太空城。联盟的飞船大多很破旧,但是只要还没报废,就凑合着用。飞船里的居民们挤在沙丁鱼罐头般的居住舱里,过着贫苦的日子。

至于太空城,那更是残破不堪,它的本体原本也是飞船,人们为了改善居住环境,在已经飞不动的报废飞船周围,焊接上一段段的居住舱。长达两千年的太空流浪,日复一日地维修飞船,养成了人们严谨的工匠精神,毕竟细节往往决定了一整艘飞船上人的生死存亡。哪怕是简陋的太空城,人们也很认真地进行了设计,严格施工。旧飞船向四周伸出长长的支撑辐条,支撑着比飞船大很多倍的环形生活舱,利用旋转的离心力模拟重力场。

旧飞船比太空城安全,毕竟太空城巨大的体积、脆弱的结构,更容易被流星撞击,发生严重的死伤事故;但是太空城的生活更舒适,在旧飞船上生活的人,大多渴望着能搬到太空城生活。

然而在太空城里生活的人,却渴望着能被星舰建造局选上,被派往星舰工作。

 

“星舰?只要被派到星舰上工作,就再也回不来了!派过去多少就死多少!那地方就是用人命堆出来的!”“千山岭号”太空城,一名经营非法私酿酒的老板,在乌烟瘴气的地下酒馆中,对几名酒客说。

“瞧你这话!咱们太空城里哪天不死人?”一名酒客靠在废铁板焊成的吧台上,捏着手里用铝皮做成的酒杯,品尝着杯中用酒精勾兑成的酒。他面前贴着斑驳的宣传画:距离星舰建成还剩二百年!

宣传画是不能当真的东西,这宣传画七年前就贴在这里了。现如今同时建造的两艘星舰,1号舰进度明显落后于计划,星球表面仍然是岩浆横流的世界;2号舰的进度则较为理想,已经建设起美丽的生态圈,从太空城的舷窗远远望过去,恍若古书中记载的拥有青山绿水的地球故乡。

星舰周围围绕着很多太空城,相当多的太空城被建设成巨大的太空工厂。数不清的工程飞船在原行星盘中玩命地采集小行星,把它们作为原料送往太空工厂,那里正在建造巨型飞船引擎,以及各种相关材料,最后都会被运送到施工中的星舰上。

“一定要抽到2号舰!一定要抽到2号舰!”铁桌子旁的酒客不停地摇着杯子中的骰子,希望上天在待会儿的抽签中,给他一点运气。

“得了,两艘星舰同样危险。”酒保按住他的酒杯,怕叮当作响的骰子招来科学审判庭的人,“听说2号舰为了建造生态圈,用了很多危险的方法。‘亚细亚’星舰生态圈建设的负责人,都恶名远扬了。”

“至少‘亚细亚’星舰的水和空气管够。”酒客抬起头,咧开嘴笑了笑,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那里有流淌着水的大河,还有你永远呼吸不完的空气。”说完,把便携式压缩氧气罐放在鼻孔下,深吸了几口。

太空城里的氧气很宝贵。一是氧气制造厂的产能有限,二是老旧的舱室总是做不到绝对密封,总有氧气泄漏到太空中,加上管道老化,一些舱段的氧气管已经不堪重负。太空城里透着机油味和铁锈味的空气中,氧气含量总是不足,让人感到窒息。人们不得不经常性依赖便携式压缩氧气罐的额外供氧。按人头定额分配的压缩氧气,在太空城里跟水和食物一样稀缺、珍贵。

喝完这一杯,就该上路了。吧台边的酒客掏出一片干面包结账。星舰联盟并没有“钱”这种东西,最珍贵的物资是按人头定额分配的食物、水和氧气药片。人们经常把这种珍贵资源省下来,在地下黑市中充当钱来使用。

老板收起干面包片,继续为下一名客人勾兑劣酒。他知道自己做的是非法生意,水和酒精都是珍贵资源,科学审判庭无处不在的眼线监视着一切,避免珍贵的资源被浪费在不必要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意还能做多久,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丢进监狱。

 

星舰是我们的未来!严禁私自偷渡!浪费资源是犯罪行为……一道道油漆刷成的标语,胡乱地刷在太空城的金属墙壁上。

一块巨大的钛合金宣传板,焊在金属墙壁上,封堵了上个星期流星雨撞击太空城留下的破洞。宣传板上蚀刻着星舰的结构示意图:它的南极,矗立着巨大的行星引擎,全速开动时的等离子束刺穿大气层,在太空中留下长长的尾迹;巨大的地下核聚变—裂变联动反应堆,以大地深处滚烫的岩浆为燃料;厚厚的岩石地壳是它的飞船外壳;地壳深处的地下城,是它在极端环境时期的控制中心和居民生活区。

它可以被视为有史以来最大的飞船。但是最让人着迷的是,当它停泊在恒星附近时,行星引擎停机后,会像普通行星一样静静地漂泊在行星轨道上。它巨大的质量能吸引气体形成大气层,可以营造地球般的生态圈。

“千山岭号”太空城的工人招募中心永远都是人头攒动,招募中心上方的显示屏显示着各部门的工人缺口数:太空冶炼厂,工人缺口26名;太空城舱外维修部,工人缺口337名;行星引擎舱外焊接部,工人缺口458名;“欧罗巴”星舰,工人缺口336名;“亚细亚”星

舰……一团灼热的光球在远方的“亚细亚”星舰南极迸裂,看来是星舰引擎测试又出事故了,“亚细亚”的工人缺口顿时从221名上升到765名。

排队的人群并没有因为这场事故而发生任何骚动,对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

“星舰啊,就算能死在上面,我觉得也值了。”一个排队的中年人看着舷窗外那半轮明月般的蔚蓝色“亚细亚”星舰,那儿寄托着大家全部的梦想和希望。当长长的队伍排到他时,他把申请书、离婚证和遗书摆放在面试官面前。面试官盖了个章,让他跨过身后的门,登上前往星舰的飞船。

“下一个。”在面试官说完这句话后,一个瘦弱的年轻人站在了他面前。

面试官看了他的申请表,抬起眼睛,用手指敲敲桌面上的公民身份查询系统:“郑修远?二十八岁?已婚?小兄弟,伪造公民身份信息是违法行为,不是你在申请表上胡乱填几个数字就能糊弄过去的。”

桌面上的显示器出现了郑修远的真实信息:二十岁,未婚。

郑修远不抱希望地问:“我不怕死,不能通融一下吗?”

面试官挥手叫来保安,郑修远大声喊:“凭什么我就不能来面试?”

保安把郑修远丢到招聘处大门外的垃圾分类箱旁。垃圾箱很干净,所有的垃圾都被环卫工人仔细分类回收了,干净得可以把蟑螂饿死。

一个男人蹲在垃圾箱旁,他叫陆征麟,二十一岁,和郑修远在同一家孤儿院长大。陆征麟捡起郑修远的遗书,纸片上除了“遗书”两个字,剩下的是一片空白。他们这些孤儿没有亲人、没有工作,也没有财产,除了烂命一条,什么都没有,就连写封遗书也无从下笔。

陆征麟说:“我说过,星舰建造局不会要你的。他们不收没有孩子的工人。”

郑修远蹲在街边,低着头说:“我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结婚生子,才有资格去送死。”

陆征麟靠在街道旁边冰冷的太空城金属墙壁旁,说:“为了咱们这流浪的地球人不亡族灭种。父辈一代一代地送死,给子辈换取活下来的机会。你想不留个种就去送死,除非你是最高科学院的顶尖学者,无可替代,永远不让你去冒险。”

话虽这样说,但是普通人哪能跟那些顶级学者相比?为了学者们的安全,星舰联盟的特殊卫队——科学审判庭会派出专人,寸步不离地保护他们。

太空城里响起流星雨警报:今年第17号特大流星雨即将袭击星舰联盟舰队群,请全体人员注意防灾救灾工作。这样的流星雨警报每年都有很多次,每次都会带来伤亡。但是人会慢慢适应环境,哪怕再危险的环境,哪怕经常发生太空层舱壁被流星雨砸穿的毁灭性灾难,经历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郑修远在地上画圈圈诅咒星舰建造局:

对比栏

1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2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3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4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