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条形条码:
金阁寺 三岛由纪夫精典系列
商 城 价
降价通知
市 场 价
累计评价0
累计销量0
手机购买
商品二维码
配送
天津市
服务
天添网自营 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数量
库存  个
温馨提示

·不支持退换货服务

  • 商品详情
手机购买
商品二维码
加入购物车
价格:
数量:
库存  个

商品详情

商品名称:金阁寺 三岛由纪夫精典系列
商品编号:Z29896402
店铺:天添网自营
上架时间:2021-03-11 11:23:56

编辑推荐




内容简介



     《金阁寺》取材于1950年金阁寺僧徒林养贤放火烧掉金阁寺的真实事件,讲述了青年沟口醉心于金阁寺之美,又认为“金阁不朽的美丽,却飘荡着死亡的可能性”,终一把火烧掉了金阁寺。这样一件别人都推说是疯子就可以结案的事情,三岛将其写成是青春实则无法抵达也无法折返的乡愁。
  三岛由纪夫在书中写出的那句“青春年华所特有的暗淡、浮躁、不安与虚无感”,点出这本书的迷人之处,世人眼中夸赞的青春有多美,对正值年轻的人来说,就是有多么不踏实的雾中谜。我们身处美之中,却不知美的存在,时至离开,才知它看起来平凡无奇,却在平凡上蕴含了各种美的追求。


作者介绍



川手鹰彦,1957年出生于日本东京,艺术治疗教育实践者。1989年开始在欧洲从事演员、导演活动,同时,在本书描述的德国北部治疗教育机构——阿里尔德之家等地,参与自闭症、唐氏综合征等孩子的艺术与言语治疗。
1993年回日本,创立艺术与言语治疗研究所“蓝山”。1996年创办母子教室“木梨树”,开始以残障儿童和健全儿童为对象的教育实践。1997年开设“夜间学舍”,培养艺术治疗工作者。2000年开始“教育的有机治疗”项目。2012年创建“花之家”基金会,无偿为发展失常或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提供帮助。2014年开始在中国访问,逐步在中国开展“言说(言语造型)、戏剧艺术及治疗教育”的项目,在中国被称为TAKA(塔卡)老师。


目 录



第一章  布里斯托尔弗来信
第一节 与阿里尔德之家的重逢
第二节 言语治疗教育
1.班级巡讲课
Ⅰ合唱叙事诗
Ⅱ童话的表达
Ⅲ 史诗
Ⅳ戏剧
2.下午的一对一课程
第三节 节庆、例行活动、郊游
1. 五月节
2. 帆船航行
3. 蝴蝶园
4. 圣灵降临节和家长研讨会
第四节 一对一课程记录
1.萨比娜 · D ,18岁,女
2.卡塔莉娜 · M,12岁,女
3.桑德拉 · W ,15岁,女
4.沃尔夫勒姆 · L  ,12岁,男
5.尤利娅 · R  ,16岁,女
6.达娜 · R ,15岁,女
7.坦尼娅 · R ,16岁,女
8.斯韦恩· R ,11岁,男 
9.比尔吉特 · G ,13岁,女
10. 贡纳 · J ,13岁,男
11. 奥利弗 · M ,15岁,男 
12 .阿明 · W ,18岁,男
13.克里斯蒂安 · S ,13岁,男
第五节 语言的力量
1. 作为声音、回响、韵律、节奏的语言
2. 由文字营造的氛围、色彩、芳香、情感
3. 语言、文章或特定作品所要表达的思想
4. 实际运用语言进行表达的人的存在
第六节 《无耳芳一》的故事
第七节 叙事诗 《火中足》
第八节 辞别
补遗
1. 每天的生活
Ⅰ关于学校
Ⅱ关于共同体小组
2.机构的构造及各部职能
第二章 回想
绪言
第一节 来到机构的孩子们
第二节 我与“森林之家”的孩子们
1. 汉斯·尤尔根·M
2. 扬·马丁·S
3. 语言与形式
4. 奥利弗·M
5. 感情的过度流失与歇斯底里
6. 尼克·L
7. 与歇斯底里分处两个极端的癫痫
8. 格茨·K
第三章 归乡
第一节 一九九一年 春
1.回到我的灵魂故乡
2.对话
Ⅰ与机构代表苏珊娜·W女士的交谈
Ⅱ与言语治疗教育者托马斯·F的对话
Ⅲ 关于谈话这一生命活动的可贵
3.我所深爱的孩子们  
Ⅰ斯韦恩·R
Ⅱ 卡塔莉娜·M
4.新的相遇
Ⅰ尤利娅·M
Ⅱ马提亚斯和他的帮派
第二节 在日本
第三节 旅中断想  Aphorismus
第四节 一九九八年 春
1. 鬼火——不良行为之一
2. 在教育缺失环境下长大的少年——不良行为之二
3. 与马提亚斯的对话——不良行为之三
4. 处于边界线上的孩子们——不良行为之四
后记
书中引用介绍过的德语诗歌


试读章节



小时候,父亲就总是对我提起金阁。

我出生的地方,是舞鹤东北方一个凸向日本海的荒僻海岬。父亲的家乡不在那里,而是舞鹤东郊的志乐。在家人切望下,父亲削发为僧,成了偏远海岬上的寺院住持。之后在此地娶了妻,生了我这个儿子。

成生海岬的寺院附近,没有适合我的中学。所以,我很小便离开双亲,借住在父亲老家的叔父家中,每天走着去东舞鹤中学上学。

父亲的故乡是个日照非常充足的地方,不过,一年当中的十一月、十二月,即便是晴空万里,不见一丝云影,一天也会下四五场阵雨。我总觉得自己阴晴不定的个性,多半就是受了此地风土的滋养。

比方说五月的傍晚,放学回来后,我常常从叔父家二楼上的书房里,眺望对面的小山丘。翠叶覆盖的山腰,映在夕阳下,宛如在原野上立起了一面金屏风。每每望见这美景,我便联想起了金阁。

虽然从照片或教科书里频频看到实物的金阁,可我内心里,还是更向往父亲描述的梦幻般的金阁。父亲并没有把金阁说得多么金碧辉煌,但是在父亲看来,人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金阁媲美,再加上“金阁”这两个汉字和音韵,我想象中的金阁简直是美轮美奂的。

每当看到远方的水田在阳光下闪烁时,我都会把这景色看作目之所不及的金阁的投影。福井县和我家这边的京都府的分界吉坂岭,位于正东方向。每天太阳都从那吉坂岭一带冉冉升起。虽然那山岭的方向与京都相反,我却从山谷的朝阳中,望见了高耸云霄的金阁。

金阁,就是这样无处不在,却又看不见摸不着,从这点来说,恰似这个地方的大海。舞鹤湾虽说离志乐村西边不过五六公里远,却被高山遮住,根本看不见它。虽如此,这地方常年弥漫着大海的气息。海风时而送来海潮的气味,海浪翻卷时,会有成群的海鸥逃到水田里来。

我身体羸弱,不单跑步、玩单杠比不过别人,还天生口吃,这更让我自卑。而且,学校的人都知道我是寺庙住持的孩子。坏小子们学着口吃和尚结结巴巴地念经来取笑我。说书故事里,一有口吃的探子出场,他们就故意大声念出这段叫我听。

口吃,在我与外界之间设置了一个障碍,这是肯定的。我说话时,总是不能顺顺当当发出第一个音节。这第一个音节,就像是打开我的内心和外界之间的那道门锁,而这把锁从不曾顺利地打开过。正常人凭借随意操控语言,可以让内心与外界之间门户洞开,空气流通,对我来说却是难上加难,因为这把锁已经生锈了。

当口吃的人为了发出第一个音节而焦躁不已时,内心就好比想摆脱浓稠的粘鸟胶而拼命挣扎的小鸟一样,当它终于挣脱出来时,已经太迟了。当然,在我垂死挣扎之际,似乎外界偶尔也会歇息片刻等着我。可是等候我的现实,已不是新鲜的现实了。即便我费了好大力,终于抵达外界,那里总是瞬间变了颜色,错过了时机……而且只有这种貌似适合我的不新鲜了的现实,散发着半腐臭味儿的现实,横亘在我面前。

这样一个少年,逐渐产生了相反的两种权力意志,是不难想象的。我喜欢看描写历史上的暴君的故事书。假如其中 有我这么个口吃而少言的暴君,臣仆们想必要瞧着我的脸色,整天如履薄冰吧。我根本没必要使用明晰而流畅的词语,使我的残忍正当化。因为我只需不发一言,就能使一切残忍正当化。我愉快地幻想着一个接一个地惩罚平时蔑视我的教师和同学,愉快地幻想自己成为内心世界的国王,成为冷静达观的大艺术家。我只是表面上贫穷,但精神世界比任何人都要富有。抱有难以克服的自卑感的少年,认为自己是被悄悄挑选出来的选民,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总觉得在这世上的某个地方,自己还不知晓的使命,正等着我去完成呢。



媒体评论



像三岛这样才华横溢的天才作家,大概两三百年都难遇一个。                          ——川端康成


三岛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天才作家,他想用自己的书来征服整个世界。            ——唐纳德·金(日本文学研究家、翻译家)



对比栏

1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2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3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

4

您还可以继续添加